江上三千曲

=未
学业狗 开张三天,歇业半年

黄别 luv letter

 @我爱黄别发自真心 

本来都不想写了,结果没想到一模之后有个放假嘛哈哈哈哈



“小别,这是我二十多年来头一次写情书。我总觉得既然我在郑重其事追你,就应该有点正儿八经的表示。

那么小别,我想用剩下的所有时光写那样一封独一无二的情书给你,你准备好听了吗?”

01、

刘小别看着袁柏清带人清查仓库。散乱了一地的箱子,大多数箱子里面都是拿来掩人耳目的烟草和茶叶,除了几个最底下的箱子里是几把用废了的枪和来不及拿走的弹药。

没有,没找到人。

想来也是,等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整个仓库就是这样的一地狼藉。袁柏清出来的时候差点忍不住爆了粗口。

刘小别也很想骂人,但同时累的感觉更占了上风,累得都不大想张口了。连续好几天每天都只睡两三个小时,还要遭遇这种徒劳无获的情况,身心俱疲。

他们追踪这个贩卖人口的团伙已经一个半月了,到底还是没有抓住这伙人的狐狸尾巴。像这种紧急出动结果发现已经人去楼空的情况已经好几次了。狡兔三窟,老祖宗诚不欺我。

这种时候黄少天倒还是很有活力的,他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搭在刘小别肩上,说没关系,至少我们的方向是对的,我相信再过不久一定能抓到那伙人的。声音不自觉地带上了些刀剑出鞘的锐利,然而下一秒他又恢复成那个乐观热情的黄少天,揽着刘小别的肩就往车上带,还喊着收工了收工了,假装没听到还有一些收尾的事情要做。

袁柏清在后面大呼小叫,天啊,队长你快管管,深更半夜的一A一O这肯定没好事啊,他想对我们别哥干什么!

王杰希说,你快点登记完,也能早点回家。


02、

刘小别一毕业就进了微草。

其实,作为Omega,这种高强度高危险的特别行动小组是不适合的。

但也不是没有先例,比如霸图那个随队军医,就以曾“理智冷静且下手狠辣地敲晕过Alaph”闻名。刘小别虽然不是学医的,可是他素质很突出,快速且精准,简直不像个Omega。军部本来就是“谁有实力谁是老大”的地方,对性别反而看得淡了。

但是性别带来的差异果然还是有的,他和黄少天的每次单练都是他输。到最后总是他先力竭,看到但却已经招架不住了。而黄少天又怕把刘小别真打伤了,到最后总是会放轻力道,搞得就跟闹着玩儿一样,好好的训练就又这样虎头蛇尾了。

刘小别总是埋怨,说黄少天,你就不能认真点吗?

其实它已经打不动了,但就是不愿意承认那点天生既定的落差。

黄少天就应声,好,那我可就认真起来了小别你不要被我吓到,我现在要打一套伏虎降龙拳你准备好了吗?

然后他直接一个肘击把刘小别放翻了,又怕把人打坏了,就拿自己先垫着,于是两个人一起滚了个七零八落。


黄少天知道的,虽然刘小别有一对开明的父母,有一个对性别从不敏感的Beta发小,还有一直以来都相当良好的成长环境,但其实他对自己是个Omega这件事相当在意。他不想这一辈子只能被当成是某个Alaph的附庸过活,也不想承受社会无端强加给Omega的全部偏见和恶意。

他想活的足够独立,自信和强大。


所以,这样的刘小别,是很难追的。


03、

最开始是选拔新人的时候,这也算得上是一年一度的盛会了。黄少天满场地乱跑,明明是一个不需要负责任何事的大闲人,却好像比谁都忙一样。然后他旁观了刘小别的测试。

其实他原本没想去的,是王杰希在门口正好逮住黄少天,说我这里有个孩子,擅长的方面和你差不多,你帮着点评一下。

就被硬拉进去了。


然后他看到了正在接受测试的刘小别。

刘小别其实有点紧张,但他一惯都是 不怎么做声的,就连紧张都藏的很小心。皱着眉,看起来一本正经的严肃。

黄少天凑在王杰希旁边翻刘小别的资料,一边罗里吧嗦的点评,说什么身手灵活反应敏捷,还什么一看长相就是聪明人的样子……啊?是个Omega?

王杰希说,你别见色起意了。

黄少天正儿八经的清清喉咙,把刘小别的一叠资料抱在身前,拉开了一副长篇大论的架势说,我觉得吧,我没有任何偏见啊我先说在前面,我就是觉得像我们这个高危职业,让Omega进入是很不好的——我知道,可张新杰是医生,随身带着几十管抑制剂,你惹他他就用手术刀扎你好不好,这能一样吗?

王杰希说,哦?

黄少天把身体重心换到另一只脚上继续说,所以我觉得吧,还是我们蓝雨这种和乐融融的氛围适……

王杰希说,驳回。


04、

黄少天上一个任务结束了之后,正在享受难得的,可以睡到自然醒的休假,结果被一个电话毫不留情的吵醒了。黄少天闭着眼睛摁掉了,他不想吵到刘小别,刘小别睡得晚又睡得浅,一旦被吵醒了就很难再睡着,还可能会发脾气。

可刘小别还是醒了,因为他自己的手机也响了。是王杰希的电话,铃声被换成了黄少天拖长了调子的“催——命——啦——”,大清早的真的有很催命。

刘小别接电话的时候黄少天也看了一下,他摁掉的电话是喻文州的。两个队长同时来电能证明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休假又泡汤了,黄少天瞬间只感到痛不欲生。


喻文州把一沓案卷都摊在桌子上。他说,这次我们要面对的是一个常年进行人口贩卖、走私军火和毒品交易的组织,整个军部已经追踪这帮人好几年了,是一群及其狡诈心狠的人,所以你们一定要小心。


整个会议从头到尾都很沉重,连黄少天都没怎么插话。

刘小别平时没事总皱着眉,看上去既冷淡又严肃,实际上那只是不知道怎么做表情的习惯而已。他认真起来反而是没什么表情的,眉眼平静,但平静之下掩藏的是他所有的利刃。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小别,要不然你别参与了吧。”

果然和他想的反应差不多,刘小别没说话,只是看着黄少天,但是他眼底那些封藏着的刀剑一下子都醒了,灼灼寒光。

刘小别乍看起来很难亲近,但其实相当好相处,黄少天说什么扯淡至极的话题都会认认真真的回应,除非你一脚踩中他的雷点。刘小别最反感别人拿他是个Omega说事,夸奖也好批评也好,怎么听都有一种低人一等的刺耳。

黄少天上前把刘小别往怀里一抱,说,小别,你知道的,我不是对你的能力有任何方面的怀疑,我只是想把你可能面对的所有伤害都降到最低。

他也是个Alaph啊,Alaph该有的那点儿私心他到底也是一个不缺的。


刘小别知道,黄少天当初追他的时候说“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所以一定得建立在双方平等的基础上,我不会因为我是个Alaph就一定拿你怎么样,小别,我尊重你的一切选择。”刘小别就一清二楚了。他们同居了这么久,也做过很多次,黄少天到现在都没有标记他。

所以说黄少天真的是个很好的人,所幸是这样一个人喜欢他。


刘小别犹豫再三还是只说了一句,我不想被特殊对待。


那你知道吗,我有多想成为像你这样的人。


05、

最后,经过商定,刘小别在远处负责狙击和必要的支援。

这次的突袭是经过周密计划的,他们也确实抓到了一些来不及躲闪的人。但是,依旧没有那些被非法囚禁和买卖的人,所抓到的,也只是一些无足轻重的替罪羊罢了。

刘小别从狙击点下去的时候不偏不倚撞见两个男人正在把超大号的行李箱往一辆面包车里放,刘小别当场就警觉了起来。本着宁可错杀不能放过的思想他立马联系了王杰希,简单地讲了一下情况。

王杰希说,好,我马上找人过去。切出通讯频道之后吩咐,让监控注意好那辆车。


那几个人开车走了,刘小别深知自己想要两条腿跑过四个轮子是没可能的事,反正队长会调监控,索性摸进那两个人出来的楼道看看。

和所有普通城区的老旧居民楼一样,楼道逼仄狭窄,近来不时兴组织初中生们打扫楼道了,空中都是一股子陈年的灰尘气味。

小区不高,一共五楼,随便走走也就到顶了。刘小别没带搜查证,当然他也不可能就这样挨家挨户的进去,万一打草惊了蛇就不好了。本来他也没指望能查到点什么,晃了一下就准备下楼等支援了,巧的很,刘小别刚往下走了没两步,楼下一扇门开了,探出一个鬼鬼祟祟的脑袋,上下探视了一番之后和刘小别面面相觑。

刘小别几乎瞬间就明白了他是谁。

那个组织的人之所以难抓,是因为他们经常雇佣下城区的街头混混和小型黑帮之流帮他们干活。那些被雇佣的人办事毛躁也没什么经验,可是不会牵连到自己身上,所以军部抓了这么多年,抓到的全是这些“临时工”性质的人。

而刘小别无意间发现的那辆面包车,很可能会带他们取得某些突破性的进展。

刘小别三两步蹿下楼梯,赶在对方关门之前拉住了门。他虽然是个Omega,可毕竟平时都是和黄少天那种级别的人对练,耐性是差点,但是比爆发力,绝对不输阵。

刘小别是不大想破门而入,但这不代表他不熟练这件事。他看着是安静又无害,但干这一行的谁会和你心平气和讲道理?那都是枪指着头十拿九稳了之后在考虑要不要以德服人。

刘小别很快就闯了进去,那个人一手抢过桌子上的手机,另一手摸过桌上一些莫名其妙的瓶瓶罐罐朝着刘小别乱喷乱扔,不过刘小别没给他抢出时间打电话的机会,他的速度是很快的,快到能偷袭黄少天。他挥开那些气体三两下就把那人放倒了,抢过手机一看,还好,电话没拨出去。

也就是短暂平静了一下之后刘小别感到不对劲,有那么一股子感觉像海潮似的涌上来。刘小别当机立断先把门关上,然后靠着门滑坐下来,就一会儿功夫,背上全是冷汗。

他给队长去消息,说了两个字之后发不出声。因为他一张口就和呻吟一样,这太不好了。他勉强表达了一下让袁柏清带着抑制剂赶紧过来的愿望,王杰希显然没能领会,问他,刘小别你怎么了?你在哪儿?

算是很少看到队长这么急了,平时都是淡定如风的。

可刘小别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他进来之前哪有时间再慢条斯理认认门牌。王杰希的声音渐渐听不真切了,模模糊糊的反正就是有人在说话,嘈杂得很。

他大致可以推断那些喷剂里肯定有对Omega使用的药,这么一想就又很气愤,气愤这么下三滥的东西以及整个社会的不公。真气上头了,刘小别就着最后一点力气把地上那个被他敲晕的人扎了个透心凉。

刘小别把自己靠着门缩成一团。他也不是没见过当街发情的Omega,但他想不到这种事也会发生在他自己身上。他心想现在怎么办,理智敌不过欲望。

所谓命运的抉择还没来得及做就被一阵大力拍门的响动震的头脑发晕。刘小别扣着袖中的短刀,扶着墙跪坐起来。他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思考的力气了,那有些熟悉的Alaph的信息素让他很想要放松,但又没来由的紧张起来。他不想去判断是敌是友,只是在门被冲破的那一瞬间下意识的飞刀脱了手。

下一秒,血腥味漫开来,好像有人喊他的名字,可是他已经听不清楚了。


06、

刘小别是在医院醒过来的,醒过来之后呆愣了好几秒,开始有点回忆起他昏迷之前的事。他的记忆到他打中那个Alaph之后就断片了,反正她自己也想不起来,就不客气得摇醒了旁边明明是来看护结果睡得比他更死的袁柏清。

袁柏清很不情愿地揉着眼睛,说别哥我才刚睡着一小会儿。

刘小别说,哦,那给你两秒钟你迅速清醒一下。

袁柏清说,哦对了你不知道,后来队长和喻队两个人跟上那辆车,摸到了郊区的一个小据点,整个行动特别成功,救出来了好几十人。

刘小别心想,才几十人吗。

不过总算是有了点胜利的进展,也难怪袁柏清黑眼圈都要挂到下巴了还一副乐成傻子的样子。

刘小别接着问,那我呢?

袁柏清说,你没事,当时黄少天一边喊着抑制剂一边把你直接抱到我前面来,完了之后放下就跑,我是Beta我不知道黄少天当时是个什么感觉,反正他伤口都没处理就跑了……

他看了一眼刘小别的脸色,思来想去还是诚恳地全说了,黄少天肩膀那里有一道锐器割裂的伤口,蹭的你们两个身上全是血差点没吓死我,不过还好不是致命伤,结果黄少天带着伤去了郊区,差点把喻文州吓着……

刘小别打断他的话说,黄少天在哪儿?


黄少天在前面架着手机打游戏,他现在只剩一只手可以自由活动,单手操作不方便,老是莫名其妙就死了。刘小别进去的时候黄少天已经放弃了操作要求高的游戏,正在专心致志凑2048,听见门的响动连忙把手机往被子里一塞,差点没给摔到床底下去。

抬头瞄了一眼发现是刘小别,松了口气之后大大方方地再把手机掏出来,是小别啊……我还以为是护士回来了,你不知道那个护士小姑娘凶的要死,什么都不让玩。

刘小别站在门口,他来了才发现他不知道要对黄少天说什么,就站在门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做到黄少天床边,还是什么都没说。

他其实有很多想问的,比如,你是什么找过来了,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还有……你为什么没有标记我。

想了想觉着太矫情了问不出口,就只剩下了看着黄少天发愣。

黄少天那只没受伤的手从被子里伸出来,带着点讨好的意思挠了挠刘小别手心。刘小别身上还是之前那身沾了血的衣服,头发凌乱脸色也不好,一看就是没来得及照镜子,要不然他这么一个有点洁癖还特别注重自己形象的人怎么能放任自己这样出门。

黄少天反抓住刘小别的手说,小别,我现在是个伤病员可是我又很想吃东西,你能不能帮我削个苹果啊,我有苹果也有刀,就是没手削。

刘小别一下子把手抽出来冷淡道,滚。


想想这样对伤病员好像不太好,又伤身又伤心,就凑过去亲了黄少天。


真碰巧,这样一个对他好的人偏偏又是他喜欢的人。


-end


算是搭个末班车吧,一开始就觉得这个活动很有意思啊好想写,结果真到动笔了细细一想,什么,围绕一个字母,这好难啊。

结果就不负众望的可能有点偏题了(。)

其实我觉得别说偏题了简直都和题目没关系可是这怎么能直说呢。

顺便说一句,luv letter这首歌特别好听,我听着打完的,还有万宝龙的这个墨水也就是红的好看死了。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