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三千曲

=未
学业狗 开张三天,歇业半年

狐晴 阡陌(1)

你从诗三百篇中寒裳涉水而来。


00

“小姐……小生自知身份鄙陋,配不上小姐金枝玉叶……从今夜之后,我们就……”

“胡君,快别说了。”书生面前的女子抬手捂住了书生的嘴,神色凄惶,“他们看不上你那是他们没眼光,可我却是真心喜欢你的啊!”

她紧抓着书生的衣袖,生怕这个白衣清俊的人下一刻就在她眼前化风而去。

“小姐的心思小生知道了……那这样,小姐……”书生的声音突然低缓了下去,他的眼瞳在月光下似是蒙上了一层浅淡的紫色。

妖魅惑人却又清醒凉薄。


01

晴明坐在院子里看书,手边是一盏刚泡好的新茶,升腾起袅袅几缕热气。

虽然时节早已入了秋,但庭院里因为有着阴阳术的加持,那棵樱花树是一年四季常开不败的。一阵渐凉的细风吹过,便簌簌落下几片花瓣来。

晴明拂去书页上的落花,端起茶杯刚想往嘴边送,庭院的门被人毫不客气的推开了。

好不容易有空想要休息一下的晴明只好保持着他在外人面前一贯的好脾气,镇定自若地放下茶杯,气定神闲地抬眼……

鬼使黑。

我就知道进门从不肯好好敲门的一定是你。

说起来你们鬼使不应该很忙才对妈,拿着地府的工资麻烦好好帮公家办事啊,这么经常往我这里来是闲得很对吧,稍微帮你们往阎魔那里反映一下好了。

晴明依旧淡定优雅地微笑:“什么事?”

“哦,是这样,最近地府来了很多枉死女子的灵魂,都说是被一个妖怪害死了……并且为了谁到底是那个妖怪的真爱还在地府里打了起来,判官大人很头疼,就让我们顺路来就这件事拜托一下你。”

“还有,请阴阳师也要多注意,因为死的都是年轻漂亮的人,有人也有妖怪。”鬼使白站在门槛外做了个补充。

“哦?这很不寻常啊……好了我会尽力调查的。”

他知道鬼使白那番话的用意,无非是看他手下除了妖琴师之外其余都是女式神而给他的提醒。

……但是,鬼使白你知不知道,她们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啊?!


02

妖狐沿着河岸慢慢地往前走。

他作书生打扮,手里捏着一把纸扇,脸上盖着半截白色的狐狸面具,恰到好处的露出线条优美的下颌。

像是刚从烟火大会出来一样。

妖狐眯起眼睛,晨间的阳光已将河岸边的雾气照散,清晰地露出了前面不远处一个粉色头发女孩子的身影。

女孩子想抓一只停在芦苇上的蝴蝶,却一脚踩到了湿滑的浅滩上。湿泥吃不住力,女孩子眼看就要滑落到水里,却没想到反而被拉进了别人怀里。

拉住她的人戴着面具看不清神情,声音却透着真切的焦急:“姑娘你没事吧……小生无意冒犯,刚才只是一时情急,所以才拉了姑娘的手……”

女孩子惊魂未定地喘了口气:“没,没关系……谢谢你啊,叔叔!”

叔,叔叔……

小生好像被叫做叔叔了……

女孩子大大咧咧地拍了拍妖狐的肩:“多谢你了,我家就在不远处,我请你去喝杯茶吧。”女孩说完就蹦蹦跳跳地往前面走去了。

还真是,毫无戒心呢,是和她的头发颜色一样的天真啊。

妖狐微笑着捏紧了手里的纸扇。

啊啊,他是妖怪,不需要也不能被任何无谓的感情束缚住啊。那么就和以前的每一次一样吧。

“……风刃。”


03

好像曾经听过一句什么俗语,叫做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妖狐觉得现在他何止湿鞋,可能都要淹死了。

跳跳妹妹和萤草在晴明身后抱成一团。“哇啊啊太吓人了,这个叔叔真的攻击我了啊!”“唔哇,太吓人了别说了——”

妖狐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你们在说什么?!一个是不会死的僵尸另一个,另一个……刚才就是你把小生打的最痛好吗,到底有什么理由这么害怕啊?!

晴明在前面摇着扇子,居高临下看着已经被捆作一团的妖狐,描红的眼角微微挑起,笑得比妖狐还要老狐狸很多。

“现在我问你几个问题。”晴明话音刚落,右边姑获鸟就按了按腰间的伞,完全是一副“你不说我就让姑姑打到你说”的流氓架势。

“……小生什么都招。”心理斗争都不需要做妖狐就向眼前的黑恶势力低了头。

“那些女子,都是你杀的吗?”

“……是的。”

晴明皱了皱眉,声音也沉了些:“为什么要杀她们。”

作为通阴阳两界的阴阳师,安倍晴明对妖怪有相当大的包容度,但是像这样出手害到人命的事件他不可能不管,或许还得严加处置……安培晴明合起折扇敲敲手心,心想如果把他骗下来给自己做苦力呢,黑白鬼使只是要他来调查没说他怎么处置犯人对吧?


04

妖狐喜欢美丽的东西。美食,美景,以及美人。

他当时初来乍到,就马上被人间的一切深深吸引了。那些喧闹的繁华,琐碎的温暖,是山林间从未有过也不可能会有的。连同那些式样精致的菜肴点心,还有那些躲着偷看他的巧笑倩兮的女孩子们。

妖狐自己长得好,他的审美一向以自己作为参照,于是就莫名其妙的很高。可是人间,有那么多漂亮温婉的女孩子符合他的审美标准了……半个颜控的妖狐根本舍不得离开。

可是,人的生命太短暂了啊。

从出生到死亡,一甲子一轮回。对时间不甚敏感的妖怪,和朝菌晦朔的人类之间怎么可能会有爱情。

山水未变,陈酿未变,但那个曾为他当垆沽酒的明眸少女却已成为鸡皮鹤发的垂垂老妪。

他希望美丽的一切都能永久,特别是那些他迷恋过的美丽少女。但是他敌不过时间,他的风刃能切断生命,却阻挡不了时间的腐蚀。

所以他亲手杀了她们,在衰老远未到来美丽仍是芬芳的年纪,然后再将她们亲手埋葬。

温柔而又狠辣,情深但却决绝。


妖狐曾以为自己的一生就会这样过去了,没想到今天却被一个漂亮的阴阳师下了个套,又被一群漂亮但丝毫不手软的小姐姐们狠抽了一顿……

这简直是他人生中最失败的一笔!

不过,依照阴阳师的一贯做法,对于他这种犯下不少人命的凶手大概会就地正法,除之而后快吧。

如果说这样就是结局的话……妖狐抬起头,直直地望进了阴阳师一双幽深的蓝色眼瞳。


05

晴明深切地再次感受到了何为无言以对。

所有的严讯逼供和凶神恶煞,都在被摘了面具的妖狐眼泪汪汪的几句“小生这……小生那……”之后化为了小姐姐们都快溢出来的同情。

……你们醒醒啊,快别被男色迷惑了好吗,姑姑你出来说两句话啊?!

还装哭,有本事真哭啊看看你的眼线会不会花!

晴明微笑着在手心敲了敲折扇。

……小生,好像感受到了杀气。

“按理来讲,应该把你交给鬼使黑白,让地府去处置的。”

妖狐在一阵深秋的寒风中缩了缩脖子。

“但是呢。”晴明慢条斯理地从袖中掏出一张符咒,“你也可以考虑考虑当我的式神,勉强算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那只纤长的手握着一张蓝色符纸,堪堪悬在妖狐脸前。白发的阴阳师,却有着幽深如水的眼睛,顺着挑起的眼角描了红,更显得眉目昳丽。

他一直在追寻的,不会被时间消磨的,美丽啊。

妖狐晕晕乎乎的,眼前是阴阳师意味深长的笑容。他似乎曾经听到过一个传言,说这个叫做安倍晴明的阴阳师……是狐之子呢。

“你自己选吧,但我想,我应该已经知道你的答案了。”

-TBC


上回崽子突死了五层满血的麒麟,崽子干得好,阿爸没白养你


但是我还是想说我已经非酋初级了再抽不到ssr我真的要死了更新以求网易爸爸给个ssr吧爸爸大恩大德……

人生重来算了我怀疑我玩了假游戏……

评论(1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