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三千曲

=未
学业狗 开张三天,歇业半年

雁默 年度之歌


给北井同学掉落的新年点文! @朝歌不忆回 因为之前写了很多雁俏感觉很对不起北井同学> <

注意事项:本文设定是一只怂(物理)雁

是糖~请放心食用。



-why don't you kiss me?


1.

上官鸿信站在游乐场门口等人。

他为了风度不愿意穿羽绒服,风就这样吹起倔强的风衣下摆。他双手插着风衣兜,站得一派潇洒自若,但是遮住了下半脸的围巾很好地掩盖了他心中的忐忑不安。

难得新年放假,虽然说一年中的最后一天与往常也没什么不同,但终究是有着人为附加上的别样意义。街巷上熙熙攘攘的都是并肩而行的人,亲朋好友,或是此刻挚爱,都是成双成对的样子,几乎无人落单。上官鸿信也不能免俗,虽然他并不喜欢凑热闹,但还是给默苍离发了短信想要求一个约会。


有时候混在人群里享受一番普通人的浪漫也很好。


本来上官鸿信的计划是,在高档餐厅吃一顿摆着玫瑰花的烛光晚餐云云,或者是看一场电影,然后在电影院里接吻,种种剧情不一而足,摸约是受妹妹整天在瞎看的电视剧荼毒太深。然后下一秒他就被这样的言情剧本土到,统统否决。

他只能先斟酌词句发给他的老师兼恋人:老师,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

默苍离回了一句:没有。

上官鸿信:……

上官鸿信每次在默苍离面前都能感受到无穷尽的挫败感。

正好此时霓裳走过,大声问他神游天外的哥哥:“哥,明天我可以出去玩吗?跟同学去游乐场。”

上官鸿信心不在焉说,嗯,好的。然后他手中捏着的手机也震了一下,显示收到一条短信。默苍离:可以。

上官鸿信:???

他连忙打开手机去看消息记录,没想到一时恍惚竟给默苍离发了去游乐场的邀约,而更不可思议的是,默苍离居然同,意,了。

上官鸿信捏着手机一时间进退两难。


2.

“哥哥买花吗!可以送女朋友哦,只要五块钱。”

“不了谢谢。”

这是他拒绝的第六个卖花小孩。

怀着期待等人简直是甜蜜的折磨,上官鸿信看了一眼时间,默苍离向来准时,他早来半个小时的结果就是:要多吹半个小时的冷风。

第七个卖棉花糖的小贩走过他身边的时候,他买了一根棉花糖。

买完了又后悔,默苍离口味清淡,不喜欢吃这么甜的,他自己也不是甜口,而且这种全然的小孩子作风配他们俩中的任意一个谁都十分违和。只不过是被周围人的愉悦气氛一冲,鬼使神差地干了件傻事。

棉花糖在嘴里慢慢化开,甜腻了一嘴,这种劣质零食还要粘人一脸。过分甜了,上官鸿信心想,他好想喝水。


默苍离远远就看见上官鸿信举着一根比脸大的棉花糖的傻样,他沉默一瞬,先买了瓶水再去认领他的学生。

这瓶水的分量不啻雪中送炭,拯救了被两块一根的劣质零食甜到脑袋发晕的上官鸿信。他赶紧喝了两口水,而默苍离面无表情抽出他手里的木签,抿了一口外层的糖霜。

“太甜了。”

上官鸿信连忙附和着嗯了两声,随即给老师奉上手里的水,堪称前所未见的狗腿。

有糖丝黏在默苍离浅色的唇上,默苍离露了一点舌尖舔掉,又就着上官鸿信喝过的瓶口喝水。上官鸿信只觉得头更晕了,连棉花糖的甜味都淡去了很多。

他心底只有一个声音在疯狂叫嚣:我想吻他。

我好想吻他。在大庭广众之下。


3.

当然,上官鸿信尽管大多数时候不要脸,但是在老师面前还是果断干不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他们两个人分享了同一根棉花糖和同一瓶水,在游乐场里晃悠了小半圈,一路上没有多话,上官鸿信捏着默苍离的手指塞进自己的口袋,用手心去温暖一块冰。

棉花糖的棍子被扔进垃圾桶的时候,上官鸿信状似无意一问:“老师,我们去坐旋……”

默苍离:“过山车。”他穿了羽绒服又裹了围巾,下半张脸被簇拥在一堆毛里,看上去特别温和无害。

上官鸿信:……

这!

过,山,车!

他抬头看了一眼全世界的游乐场标配,既不是恐高也不是晕车,就是有些心里打鼓。

过山车可不是谈情说爱的好地方啊,难道说,难道说,老师同意他的约会真的是单纯出,来,玩,的?


上官鸿信还能怎么办。

上官鸿信只能:“好,我买票。”


4.

过山车下来上官鸿信意外地有点腿软。

他一向是一个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人,头一次站不稳竟是因为人类的科技结晶,实在是有一点点丢脸。

默苍离依旧神色如常,并暗中掌握了主导权,拉着从最开始就一直在晕的上官鸿信晃悠晃悠到了鬼屋门口。

上官鸿信:……

子不语怪力乱神。

他一向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富强文明民主和谐。

啊啊啊啊啊!!!!

新年第一天就不要逛鬼屋了吧老师!

他走在默苍离身后,看不到默苍离的表情,也就忽略了那一点一闪而过的笑意。


上官鸿信还是很要偶像包袱的,撑着走完了全程,愣是把所有的惊涛骇浪憋在了嗓子眼,还要装出一副不过尔尔的表情,实际上抓着默苍离的手扣得死紧。

完全暴露了内心。

默苍离挠了挠上官鸿信的手背要他放松,上官鸿信这才一点点松了力道。但是指尖依旧勾着不愿放开,默苍离便也随他去了,很快就被摆弄成一个十指相扣的姿势。

默苍离心说,幼稚。

转手摸出一瓶刚刚在鬼屋门口买的荧光喷雾照着上官鸿信的衣角悄悄滋了两下,上官鸿信不小心瞟到一眼,差点跳起来。


5.

上官鸿信可以确定了,他的老师此番出来就是单纯来玩的。

……但是不管怎么想都好违和哦。

默苍离一贯给人的印象都是那样,严肃又克礼,工作的时候不爱被人打扰,私人时间只开放给熟人限定,对待什么事都有一层保持距离的冷淡。不喜欢出门,特别是还要浪费时间在一些无意义的蠢事上。上官鸿信也曾在高档餐厅约过默苍离,但是默苍离吃得少,又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今天这样……真的是从未有过的第一次,而且看起来默苍离的心情甚至很好,被上官鸿信拉着拍合照的时候也没有拒绝那个猫耳朵滤镜。

在经营感情方面,上官鸿信也是头一次。默苍离一旦表现得略微冷淡,他就禁不住先要反思自己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够好,老师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

现在他突然想通了,原来默苍离已经给了他足够的纵容。


一般来说,最后总归是要坐一下摩天轮的。传说中的表白圣地,和恋人独处的几十分钟,以及在升到最顶端时接吻的浪漫。

但是上官鸿信没想到,摩天轮是六人座的。

他看着四个事不关己的陌生人眼皮直跳,心想果然是霓裳看的什么瞎逼电视剧给他影响太深。

假的,都是假的!谁信谁是慕容云海!

他只能转头去看玻璃窗外,底下的建筑都在离他远去,而远处是更为开阔的城市,平时身处其中时不觉得,如今在高处眺望一番后才有了些许感慨。柴米油盐,锅碗瓢盆,他们就在那极为平常的车水马龙里,出生,成长,恋爱,直到相守一生。

冬季的太阳落的早,不过下午四点,暮色便渐渐沉下来,给默苍离的侧脸也笼上一层浅淡的阴影,看上去,是难得一见的温柔神色。

默苍离,默……苍离。上官鸿信平时都喊他老师,直呼大名几乎是没有,如今夕阳太温柔,给了他几分在心底张狂的机会。他唇舌间叼着这三个字,一字一句咂摸过去,只觉得怎样组合都是他喜欢的样子,正巧此时默苍离也偏了一下头,同他对视一瞬。

同时捏了捏上官鸿信的指尖。


6.

一年的最后一天,晚上惯例会有音乐喷泉和烟花。不多时游人都聚集起来。他们随便用了点晚饭,沿着湖边的栈道散步,正好赶上这个开场,便停下来从善如流地看了一阵。

往年过年,上官鸿信不是一个人就是和妹妹,除了妹妹要在各大卫视疯狂切换频道追星以外,和每一天从来没什么不同。

但是,马上不一样了。他正牵着自己认定要相携一生的爱人的手,等待零点钟声的敲响。而这场仪式中,还欠缺一个吻。

上官鸿信不着痕迹地伸手,环过默苍离的肩。光都打给了音乐喷泉,黑暗中,上官鸿信大着胆子去看默苍离,望进那一对琥珀色的眼睛。默苍离眨了下眼,随即闭上,睫毛微微颤动,算是默许了学生偶然一次的大逆不道。

像是吻了一片雪花,唇舌相交,那片雪缓缓融化。上官鸿信也闭了眼,他听到烟花在空中散开,光听声音就能猜想这是一场多么盛大的烟火,他同时也听见自己的心跳,他的手指勾着默苍离的无名指,于是他也感受到了默苍离的心跳。

“怦怦,怦怦。”

多像这最后一场的烟火。


-end



*还是要解释一下,因为是现代pa,当然也不可能有铸心什么之类这个又那个的,所以是这样一只软萌雁。


新年快乐!!元旦快乐!!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