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三千曲

=未
学业狗 开张三天,歇业半年

空俏 回复TD结婚


我快复习晕了,中途摸了个小鱼。摸鱼一时爽,一直摸鱼期末就会挂科(啊啊啊??)

总之这不是重点啦!

圣诞节快乐



1.

史精忠收到了一条短信。

联系人来自有事没事就要发点垃圾短信骚扰他哥的无聊弟弟。

家养海藻球:尊敬的客户,感谢您长期以来的支持,圣诞将近,我们将推出《转角遇到戮世摩罗》《戮世摩罗!请和我谈恋爱》《我的男神情人戮世摩罗》等活动!即刻编辑信息“我想和你过圣诞”发送到189xxxxxxxx即可获得与偶像共度圣诞机会!动动手指,男神带回家!赶快行动吧!回复TD结婚。

史精忠回复:N


2.

家养海藻球这种混在一堆公事公办名字里头显得格外花里胡哨的备注,肯定不是史精忠自己愿意打的。

那天史仗义栽在沙发里抱着史精忠的手机强行下载消消乐只为了给自己送体力,然后他趁机翻看了大哥的手机,从闹钟一路翻到通讯录,最后埋在一堆抱枕里瞎嗷嗷:“大哥啊,你给我的备注为什么还是这么冷漠而又无情的史仗义,是真的很伤你最可爱的弟弟的心内~”

史精忠端着一盘剥好的柚子回来投喂这个麻烦精,史仗义一口叼走了他手上的柚子,鼓着腮帮子打字的姿势很像一只仓鼠。

然后备注就变成了:天下第一可爱的宝贝弟弟。

史精忠:……

史精忠面无表情改回史仗义。


3.

史仗义泪洒江河湖海太平洋。


4.

史精忠:好了好了烦死了。

然后当着他撒娇鬼弟弟的面一个字一个字改成:家养海藻球。

史精忠说,好了吧?

然后被海藻球拦腰一个猛抱,史精忠没站稳,两个人在沙发上摔成一团。


5.

史仗义是典型的满腹心眼不拿去干正事整天骚扰他哥外加越挫越勇型人才,史精忠越不搭理他就越皮。

很快史精忠收到了第二条短信。

家养海藻球:我最最亲爱的大哥,我真的很对不起你。本来想把电脑卖了给你买圣诞礼物,但是网管不仅不让,还让我滚出去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大哥呐~

史精忠叹了口气,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过会儿偷摸着早退。


6.

今天是平安夜,好像在年底大家对于工作都特别倦怠,连平时一向敬业的史精忠都在十分钟内看了五次时间,终于做出了翘班的决定。


只要我溜得够快,教授就算知道我翘班了也暂时骂不着我。


没想到在门口捡到一只落单史仗义。

他弟揣着两杯奶茶,蹲在马路牙子上数蚂蚁,他出门前随手抓了个大红色毛绒帽子,绒绒球在风中瞎晃,和头发一起大红大绿,相得益彰。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啊,大哥,你出来了?史仗义把奶茶塞给史精忠一杯,因为等的时间有点长了,巧克力没有那么热烫,棉花糖都融化在里面,拿来暖手刚刚好。围巾也要解下来两个人一起兜一圈,史精忠略显无语地抓下史仗义脑门上那顶帽子,说:“审美不行,建议多练练。”

“哎呀,大哥,这不是你要求的吗冬天多穿点,你看我都乖乖穿上这——么土的保暖三件套了,不应该给点奖励吗?”

史精忠说,好。转手把一叠材料往史仗义怀里一塞说,奖励你今晚帮我整理完。

史仗义瞬间就没声儿了。


7.

然后突如其来的,飘下了一点点雪。

他们两个人缠在同一条围巾里,于是史仗义也不敢动作太大,生怕扯掉围巾,只能小小声跟史精忠咬耳朵:“大哥,下雪了内。”

史精忠说:“嗯?”

偏头朝他笑了一下。

他哥对于这种事总是持着处变不惊的态度,每每史仗义在大呼小叫的时候史精忠总是会这样子看过来问上一句,小空?尾音上扬,证明在这样问话的人显然心情很好。

史仗义突然一把环住他哥的手臂开始唱歌:“我想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


8.

就这样拉拉扯扯回了家,一路上史仗义仿佛喝了假奶一般从浪漫的土耳其唱到亲亲你的耳朵撒浪嘿哟,把抖音神曲轮了个遍。

史精忠:……

个死孩子平时都在看什么混蛋玩意儿。

史精忠:好了,够了……算了,我容忍你的小脾气。

虽然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这死小孩今天心情好像特别好的样子。如果史仗义有尾巴,此时一定转成了风车。


等到家开了门,史精忠看着多出来的一个窝窝适时发出了疑问。史仗义冲进去,捧出来一只棉花糖一样的兔子,白茸茸的一团,刚从窝里被强行揪出来,此时依旧倒在史仗义手心里疯狂打瞌睡。

史仗义献宝似的捧着兔子到史精忠脸前说,大哥,你看啊,这个兔子呢,当然就是我送你的礼物啦,不可以说不喜欢。

史精忠显然有点吃惊,小空,你买的?……好可爱。

史精忠一下子就对这只棉花糖爱不释手了,从他弟手里接过兔子就去研究兔子窝,从冰箱里翻出来的青菜也撕下来喂了兔子,直接把他还没吃晚饭的亲爱的二弟晾在一旁。

史仗义:……

史仗义:……?我呢?大哥,我呢?

史精忠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给你转了1314,自己出去点个外卖吧。


史仗义一时之间竟不知道是该感动大哥居然一转就是1314居然还有点有钱人的小浪漫,还是痛斥大哥居然让自己吃没有温度的冰冷外卖。


9.

最后,喂兔子喂到沉迷的史精忠还不是得过来蹭史仗义点的外卖。兔子在窝里嚼叶子,也十分的不亦乐乎。


简单收拾完之后史精忠还得工作。社畜是没有节假日的,更别提摊上了默教授这样的处女座完美主义者,史仗义缓慢蹭过来搂搂抱抱,他哥忙的目不暇接,是真没空管他,只能敷衍着摸一摸毛。

等史精忠处理完所有事情已经是凌晨了,窗外还在下雪,积上了薄薄一层。终于有些冬天的样子了,他想。史仗义已经睡着了,在沙发上卷着毛毯团成一团,史精忠不想打扰他,悄声熄了灯。但史仗义还是醒了,打着哈欠爬起来,史精忠说,醒了就去床上睡。史仗义含糊地应了一声,赖到他哥背上装死。

史精忠:……

背不动啊??


连拽带哄的把撒娇鬼弄上床,史精忠终于躺下,合眼就能听到雪落的簌簌声响。史仗义自然地凑上来搂他的腰,距离靠的如此近,呼吸都交缠在一起。


10.

相传爱人们只要在槲寄生下接吻,爱情就可以维持一生。


-end


翻和朋友的短信时出现的开头~


有一些想到了但是没办法写的东西,因为下次再见就是另一个paro了!(…)

比如说最后那只兔子吃成了大胖脸,还会蹲在空仔头上啃他的头发。(空仔:这不能吃!)因为俏哥看起来很喜欢那只兔子,空仔甚至吃起了兔子的醋,屡次三番威胁兔子明天要拿它下锅。(但其实一点用也没有)



评论(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