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三千曲

=未
学业狗 开张三天,歇业半年

雁俏 恋爱失败指南

猫这个梗太可爱了

ooc算我的

建议配合食用bgm:恋爱循环(靠)



-我家里有会后空翻的猫,师弟你,要去看吗?

-嗯,好的。师兄下次记得录了像发给我。

……

上官鸿信(惊醒):……不对!



1.

俏如来骑着ofo小黄车晃晃悠悠经过春天的路口,车把上挂着装了便利店零食的塑料袋。四月中旬的风已经完全褪去了冷意,还依稀带着点花开后的柔软香气。

如果没发生什么意外情况的话,一切就是这样了。


俏如来一脚踩在地上稳住自行车,那辆从他身边高速掠过的大红色凯迪拉克此时正在倒车。车窗被降下来,上官鸿信貌似随意地取了墨镜一挥手:哟,师弟,巧啊。

说完这句话他又戴上墨镜,一脚油门轰飞了出去,高性能的跑车随即带着一长串轰鸣声驶出了这条不算长的街巷。

俏如来还懵在原地,短暂沉默过后他终于踩上了脚踏板。师兄的心思向来不能以常人来揣度,或许他这一下。

只是很单纯地装个逼而已。

还挺好猜的。


2.

俏如来回到家里,才打开社交软件就收到了编辑发来的一个“=”。

他这个编辑平日里画风高冷异常,连催稿都催得这么清新脱俗。

俏如来把存稿发过去,拆了一袋牛奶坐下来等回复。他的编辑名叫高鸿离,是业内颇有名的魔鬼。最初相识是因为俏如来投了一篇稿子,结果收到了一篇80%的内容都在明朝暗讽他下笔过于幼稚的万字长评,和稿费。俏如来把长评卷起来压了箱底,捏了把稿费厚度由衷感叹,真是好久没遇上过这么出手阔绰豪不做作的编辑了。再后来,几乎每次给俏如来审稿的都是高鸿离,一来二去算认识,三番五次就可以称熟悉了。几乎所有作者听说俏如来和高鸿离关系竟称得上融洽的时候表情几乎都像生吞了一吨方便面,因为几乎每个人都被高鸿离嘲讽成狗过,心理防线轻轻一碰就崩得稀碎。反正俏如来没所谓,因为他有个和高鸿离画风相似的满口逼话的师兄,相处那么久早有免疫力了。

总之,就是一段孽缘。


很快高鸿离的回复来了。

高鸿离:我会觉得我没有看过大纲。

俏如来有个万年不改的毛病,就是不爱写大纲,但是每次高鸿离都要逼他写,他只能通篇小学生造句式写谁在哪干了什么,毫无美感。况且写了也并没有什么用,反正他写着写着思路就不受控制地飘走了,故事大纲和最终成品完全是两个模样。每次高鸿离都要就这件事和他展开辩论,俏如来口头答应死不悔改。反正他人品良好从不拖稿,能和编辑吵吵的也就这点破事,时常提出来过一轮或许还能增进双方感情。

俏如来咬着牛奶袋单手给高鸿离打字。

俏如来:我觉得这样发展更好。

高鸿离:我生怕车祸现场毁我名誉。

俏如来:那我就用上本书的稿费请你吃火锅。


就这样迅速达成和解了。


俏如来继续打字:我今天遇上我学长了。

大家都知道俏如来和高鸿离的关系意外融洽,却没想到他们已经友好到可以交流生活中任何鸡毛蒜皮小事的地步,包括情感问题。这个话题最初还是高鸿离无意间提起来的,那会儿俏如来在瓶颈期,卡文卡得半死不活,高鸿离对他说我感觉我作为编辑是否还有必要了解一下你的生活状态。高鸿离还越讲越觉得自己有道理,得寸进尺问俏如来你难道失恋了,感情如此的一蹶不振。没想到俏如来真的回了他这个相当过分的问题,俏如来说,没有失恋,就是总觉得自己暗恋了一个傻子,正在进行自我怀疑。高鸿离同样进行了一番自我审视后诚恳回他:我感觉我也是。

同是天涯沦落人。

俏如来单手打字所以速度有些慢:每次见到他我都要自我怀疑是不是审美出现了什么问题。

俏如来:但是看不到他的时候,我又觉得这人实际挺好的。

俏如来:就是脑子可能真的有点什么问题,好想带他去看看。先查他,再查我。

俏如来:唉。


电脑前的上官鸿信心想,也不知道俏如来脑子进水了暗恋的到底是什么跟他一起脑子里养鲸鱼的奇怪人物,反正他自信师弟一定会被他的大红色凯迪拉克吸引的。

没有人,能拒绝,凯迪拉克。

就算,它是,大红色。


3.

俏如来在老师家门口又遇到了上官鸿信。

俏如来一向奉行低碳出门,能走路绝不骑车,能骑车绝不地铁,能地铁绝不开凯迪拉克满街呼啸。就跟他走出地铁站的时候看见的那抹掠过的大红色那样。

但是由于老师家门前的路是很窄的单行道,上官鸿信还不是得委屈掉头,最后和步行而来的俏如来在楼道里遇上,师兄弟二人面面相觑得好尴尬。

俏如来打心底看不起上官鸿信这种装逼行为,但是世界上总是有一些命题是无解的,就如同俏如来永远搞不懂为什么上官鸿信一定要把他的每一辆车必上成骚包的大红色,也如同俏如来永远搞不懂为什么他见上官鸿信多智障,他依旧独撞南墙地喜欢他。

那好像是个雨天,俏如来窝在宿舍里对着电脑打论文。下雨的时候天总是比平时暗得早,等俏如来反应过来的时候几乎只剩下电脑液晶屏的白光。然后他接到了上官鸿信一个电话,让他下楼。他在那个昏昏沉沉的雨夜走出一团晦暗的宿舍,上官鸿信撑着伞等他,雨顺着伞沿一串串落下,然后一份还散着热气的打包盒被塞进俏如来怀里。

上官鸿信说:师弟,就知道你忘了。

好像还笑了一声,但是俏如来听不清了,那一刹那他的世界尽是雨声,浸得他心底也一片潮湿。


他们俩气氛沉默地上了楼,俏如来莫名地心情低沉,上官鸿信也没有胡乱撩骚。这样的低气压一直维持到见到默苍离,俏如来放下手里的袋子:“师尊,给你带了些水果。”

上官鸿信随后跟上:“师尊,你看我给你……”

默苍离:“停下你们愚蠢的攀比。”

随后坐着又说了些话,他们就双双告退了。默苍离是个好老师,但永远都不会是个好的聊天对象,对于两个学生来说颇有点相见不如怀念的自嘲感。

又是一路无言,出了楼道将要分别时上官鸿信突然开口:“师弟,你周日有没有空。”

俏如来头也没回:“没有。”


4.

俏如来在半路收到了编辑的消息。

高鸿离:。

俏如来:哈。

俏如来:少见。

俏如来:又是何事,速速呈上。

高鸿离:我的约会邀请被拒绝了。

高鸿离:你的签售会我得去了。

俏如来:如果不想来可以不来的,准你在家哭一天。

俏如来:到时候给你报工伤。


俏如来也不是诚心想要拒绝师兄,实在是周日安排了事情他走不开。大家都知道俏如来是个文笔颇佳又能兼顾剧情巧妙的小说家,奈何没人见过史精忠到底是谁长什么样,如今签售的事情一出自是一呼百应,早就定好的事情,他又推不掉。

高鸿离一个礼拜前同他请假说周日要去安排约会,俏如来心想签售会编辑去不去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准了,不过多打了一句:你怎么确定你不会被拒绝。

俏如来:万一他是我的粉呢。

高鸿离:哈,不可能。

俏如来当时想着彳亍关掉了对话框。如今再想来天道好轮回,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高鸿离:我很伤心。

俏如来:嗯嗯嗯嗯嗯。

嗯得很是敷衍。

高鸿离:他拒绝的好快。

高鸿离:都没给我说下一句话的机会。

高鸿离:如果听完了我的下一句话我相信他绝不可能拒绝。

俏如来:我有点好奇。

高鸿离:那我就传你一手。

高鸿离:“我家有只吃青菜的白狐狸,你想去看看吗?”

俏如来:……

俏如来:并不想看。

高鸿离:没你的事。

高鸿离:问题是,他拒绝的好快。

高鸿离:我不相信他对我一点意思也没有。

俏如来:万一他是我的粉呢。

高鸿离:这 不 可 能


5.

周日,俏如来一早就戴着墨镜去了现场。活动还没开始,他和负责人接上头之后就闭着眼睛在后台角落心安理得打瞌睡。

后来人逐渐多了,嘈杂起来的声响将俏如来吵醒。负责人忙前忙后,看到今日主角竟窝在椅子里睡到头发翘起来,简直没有话讲,只能怒喊一声高鸿离过来认领你的作者!

俏如来闻声一回头,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上官鸿信眼疾手快扶住他的椅子。

俏如来:……

上官鸿信:……

俏如来很是怀疑自己是不是没睡醒。

两个人又面面相觑一阵,同时开口。

俏如来:你——

上官鸿信:师弟你。

俏如来:算了,师兄你先讲。

上官鸿信:师弟,你之前有说我是傻子是吗。

俏如来:。

一上来就是这么尖锐的问题。

俏如来咳了一声掩饰尴尬:师兄,你现在承认一下是我的粉还来得及。

上官鸿信不置可否笑了一声:回去让你给我签名。就签在——

他凑近俏如来耳边说了几个字,终于满意地看到俏如来耳后的皮肤迅速泛起了红。


签售会其实不管做幕后工作的编辑什么事,所以俏如来被拉去前面接受尖叫的时候,上官鸿信就大佬坐姿坐在俏如来刚刚坐过的椅子上翻他们以前的聊天记录。俏如来讲过他什么撩风衣的姿势很刻意啊,什么点杯奶茶加料加成八宝粥啊,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完全就是公开处刑。

况且他真的没意识到,俏如来眼中的上官鸿信和上官鸿信眼中的上官鸿信,竟是两种全然不同的生物!

但是有一点他没猜错。那就是——从始至终,他都不是一厢情愿。


-end


*设定俏如来是笔名

*那只白狐狸当然指俏妹


隔空一cue花老师不要忘记给我画俏俏q


评论(17)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