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三千曲

=未
学业狗 开张三天,歇业半年

黄别 似此星辰

*荣耀大陆设定,有自设


刘小别有时会做一个梦。


星辰山一向是好山好水的,而在梦里它们被渲染的更加美。远山叠黛,层林尽染,仿佛触手就可及那些剔透的绿色。

刘小别就在山路上走。

漫无目的,漫不经心。平时干什么事都习惯先给自己找个理由,而在梦里做什么都不再需要逻辑。

然后,有什么东西击破风的响声,刘小别下意识的躲了一下,却被莫名其妙的砸了个正中靶心。

刘小别捂着额头朝地上看过去,滚出去一个半青不红的小苹果。

罪魁祸首从一旁的草堆子里探出头,清清嗓子开始解释:“呃,那个,请问这个苹果是你掉的吗?”

我掉个鬼!

刘小别说,你神经病吗?

黄少天倒是突然笑了:“如果不是你掉的那就是我掉的了,那好巧,我们认识一下吧我叫黄少天。”


01、

刘小别迷迷糊糊从梦中醒来,发现一只鼻子塞住了,呼吸不畅,难怪会做那种莫名其妙的梦。

他给自己翻了个面,觉得还是好累好困。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感冒而已,好像把他平时所有的疲倦都积压在这一刻释放了出来。

反正跟队长请过假了,放心歇吧。

但是睡是又睡不大着的,就是闭着眼睛在半梦半醒间浮浮沉沉,直到一阵敲窗玻璃的声音才把刘小别拽回现实世界。

谁家的啄木鸟啊大早上的这么勤奋。

刘小别打着哈欠拉开窗帘,从窗帘缝里看到黄少天那张神清气爽的笑脸的时候就决定要不然还是当做没看见没听见算了。黄少天只好再猛敲一阵刘小别的窗,直到刘小别极不耐烦地一把推开窗。

早该想到的,队长队友都是正经人,这么不走寻常路的除了黄少天还能有谁。

开了窗之后有风吹进来,倒是能把人吹得稍微清醒一点。黄少天坐在刘小别窗台上打招呼:“早安小别,今天你怎么没去巡逻?不舒服吗?”

你怎么把我们微草的排班摸这么准,看来有必要和队长提一下这个事了。

刘小别言简意赅:“感冒了。”

黄少天瞬间大惊小怪起来:“什么小别,你感冒了?让你不要扮酷装帅你不听,一倒一个准吧?吃药了没,你们微草肯定不缺药但是你得吃啊,现在感觉好点了没?哎你窗外面就种着……种的什么这是,飞刀剑吗?”

刘小别说,嗯。

说完看到黄少天居然玩起了他的草,想把黄少天推出去的心都有了。


02、

刘小别刚加入微草的时候,微草和隔壁蓝雨还没有完全停战。

微草大多是领地意识极强的龙族,而蓝雨的队长喻文州又是个玩战术心极脏的人,经常暗中偷摸着抢微草的领地。

你最好不要和玩战术的人对玩战术,玩到最后会觉得头发都要掉光人生都要失去希望,所以王杰希最初的方针是教育大家一旦看到了蓝雨的人鬼祟,不要犹豫,能打死直接打死。摩擦了好几年逐渐形成一个叫“你看我不爽但你也干不掉我”的平衡局面。与其争锋相对,不如找个机会和平共处,但是王杰希又得提防喻文州暗地里阴他——比如说某个中秋节喻文州送来的说是蓝雨全队手工制作的中秋月饼,特地做成绿色的还给雕了花,结果吃了才感受到和青椒芥末拌在一起的,喻文州的浓浓恶意。

不用说,之后又打了一架。

所以只是不完全的停战。


然后刘小别在山道上巡逻的时候遇上了黄少天。

不像在梦里那样没有原因,刘小别是排班轮值,而黄少天呢,黄少天倒还真是真心诚意过来搭讪的。

余下的情节也差不太多,刘小别被一个半路飞来的小苹果砸的有点懵,心想,这是什么,有毒是吗,暗器是吗,敌袭是吗。转头一看,敌人大大咧咧从草丛里站起来了。

其实用不着黄少天做自我介绍,刘小别一眼就认出他是谁了。


认出黄少天的下一秒刘小别就拔剑了。

拔剑的原因有三点。第一、大家都还是敌人,遇到隔壁蓝雨的二话没有反正不要手下留情这个总方针一直没有变,管你是来搭讪的还是来偷袭的先砍了准没错。第二、他早就想和传说中的剑圣黄少天打一架了,正好碰上这个机会哪有不抓住的道理。第三、黄少天刚才居然拿东西砸他,礼尚往来,他刘小别不打回去真是说不过去了。

反正刘小别没有一秒钟的犹豫。


黄少天就觉得眼前一花,追魂明亮的剑刃就快要扎到他跟前了。黄少天脱口一句卧槽,一个下腰堪堪避过剑锋。

黑龙天生的种族优势,刘小别的速度特别快。很多人摸不清这个小子的底细,上来觉得这个愣头青小伙子没什么威胁的样子,最后都特别惨。

但黄少天也不是吃素长大的,况且他剑圣的名号也从来都不是浪得虚名。用剑的人嘛,最终还是得靠剑来说话,先发制人或是被抢占先机了又如何,下一秒翻盘也是绝对有可能的事情。

“你怎么一句话还没说就先动手啊,唉就不能冷静一点吗,我是过来友好交流的真是,王杰希都是这么教育你们的吗我看清楚他了……我说你怎么还打啊?”

难怪前辈们都说黄少天是一个相当难缠的对手,看来绝不仅仅是指实力方面。


03、

“我说,你别碰了。”

黄少天总是忍不住就伸手勾一下飞刀剑的叶子,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这植物长势好喜人,不自觉地就摸上了,还差点把人家叶子揪下来。

“成成成我不碰了,你不是生病吗你赶紧躺着吧我这就收手了,不用专门下来阻止我了……”

刘小别倒回床上嗯了一声,嗯完就彻底的没了声音,不知道是不是又睡着了。


“……”黄少天犹豫再三终于轻声开口,“那个,小别,我本来来也没啥事,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吧……你看我们前不久还是敌对关系……敌对就是指现在王杰希突如其来一扫把把我扫下去都是他有理。”

心想不管小别听见没反正我是告知了,说完我就走我问心无愧……

“黄少天。”

已经准备找个机会偷溜了的黄少天瞬间一个激灵,回头看见刘小别也转过头来看他。虽然是刘小别正在感冒,整个人又闷又不通畅,但是目光还是亮的。

“你费这么大劲跑过来,就单纯只是为了吵醒我?”

呵呵呵……黄少天尬笑三声,重新坐回窗台上给刘小别编睡前故事。没有逻辑废话太多想到一搭是一搭……刘小别觉得这个睡前故事只可能让自己越听越清醒。

但是让黄少天算了算了赶紧滚这种话,他又不想说了。


04、

“黄少……你不是被打傻了吧?”徐景熙瞄了一眼黄少天,明明伤的不算轻怎么还这么轻松,算在以往不是早该对微草素质八连了吗。

“没有,怎么可能?”黄少天反驳的倒是很坚决,迟疑了一下又说,“文州,我觉得,和微草的议和我们可以考虑一下。”

“嗯,我正在考虑。”喻文州撑着下巴微笑了一下,“你说,我们提什么条件会让他们觉得很难受但又不得不接受呢?”


“别哥,你干嘛去了啊?”

“和人打架了。”

作为一个治疗,这点颜色都没有你还当什么治疗。快点去和队长谢罪吧。

“和谁啊打成这样……我说别哥,你老说自己有洁癖我怎么听着像是在骗我。”

“黄少天。”刘小别顿了一下又说,“你不信的话尽管来好了,哪一天一不小心被我忍无可忍捅了,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靠!”


05、

黄少天说,你是不是睡的比较浅,稍微有点儿动静就会马上醒?

刘小别说,应该吧。

黄少天说那你还让我给你讲睡前故事,这样你怎么可能睡得着。

刘小别说,我让你给我讲故事了吗,你一定要编我拦得住吗?


刘小别的房间和他的人差不多,井然有条理,不像黄少天,乱七八糟哪里随手往哪里搁,一点章法都没有。

都说龙族喜欢囤东西,刘小别这个习惯还不算太厉害,他只是有很多老式留声机和黑胶唱片,旧人类都淘汰了的玩意儿。

“嗯?我怎么记得以前这些东西都没有的呢?你后来买的?买来干啥的……啊让我猜测一下以你的风格是买回来装酷的吧。”

“我就不能简简单单买回来听吗?”


那个时候刘小别还是个小孩,没现在这么爱装深沉。

他一直都睡得浅,半夜常常被莫名的风吹草动惊醒。那天晚上也是,突然就醒了,在很深的夜里,风吹动窗帘,透进来的光都很暗淡。

……等一下,窗开着?

意识到这点的刘小别突然就警醒了。没关系,最坏的结果不过家里进贼。他尽量轻的从床上翻下来……他也不是不能拼一拼。

其实还有更坏的结果。

叫做家里进了黄少天。

“别动,别出声。”有个声音贴着刘小别耳朵响起来的时候刘小别头皮都要炸了,一半是因为有陌生人,一半是因为他洁癖。实在不习惯被别人靠这么近来着。

黄少天的剑就抵着他的喉咙,刘小别没敢出声,闷着声和黄少天扭打了几下子,以黄少天实在不适应这个地板这么小的摩擦系数、带着刘小别一起滑倒而告终。

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猎枪。但是比较不幸的刘小别打不过黄少天。黄少天仗着年龄优势,受着伤还能把刘小别放翻。搜刮了刘小别备着的药箱还警告什么“我跟你讲你别想着喊人,就算你喊了人我也是可以逃出去的,但是你,就不一定了,你听懂没?”

出了鞘的冰雨就摆在他手边,狭长的剑身把黯淡的天光反射成莹润的蓝。

刘小别垂着眼睛听黄少天一边给他自己处理伤口一边说什么他又不是自己想来,和魏老大打赌输了结果就来星辰山摘星辰草,撞上王杰希之后随便找了个地方躲了一下谁知道正好是你家啊,之类的话。

你当微草特么的是你们蓝雨的后花园吗?

还有你折腾完了就赶紧走吧大晚上的真的很困明天还要早期训练……那剑的反光也太扎眼了。

他像在海水中听黄少天说话,泡沫浮起在海面又接连破碎成不成文的字句。……只有黄少天一双在夜间特别亮的眼睛还很清晰,像是星光熠熠的海面。


黄少天突然想起来好像一直都是他在说话,从他进来之后就没让这个孩子开过口,此时突然很好奇他的声音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和他的人一样,像星辰山上拂过的夜风。

这次是没有时间听了,那么就欠到下次吧。


06、

“别哥,好点没?要吃点什么吗我带了粥。”

“哎……你怎么开着窗?”

“哦。”刘小别看了一眼窗台,飞刀剑的叶子在上午的阳光中逐渐舒展开来,“没事,嫌闷,透透气。”


-end


舰b还不出吃喝刀男也捞不到珠子………………没有吃喝我真的不想更新………………

评论(2)

热度(46)